首页   总领事馆介绍   领区概况   领事业务   教育文化   经贸往来   中国概况   联系我们 
  首页 > 总领馆信息
德国作家卡恩评论达赖访问黑森州

2011-08-27
      今年4月下旬,德国法兰克福作家汤姆·卡恩(Tom·Kahn)访问了北京和西藏。822日,他就达赖访问黑森州等问题接受《法兰克福新闻报》记者尼尔斯·布雷默(Nils Bremer)采访,全文如下:  

  这几天,应德国黑森州政府邀请,达赖喇嘛再次访问黑森州。法兰克福作家汤姆·卡恩是少数对此持批评意见的人。 

Tom Kahn

 

  《法兰克福新闻报》:您曾应中国政府邀请访问西藏。这曾让您产生顾虑吗?  

  汤姆·卡恩:当然有,你会想自己是否被利用了,会不会被洗脑?邀请单位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然后呢?  

  让我感到惊讶的是,迎接我的是两位中国年轻人,他们非常轻松,只对我说,请随便看看吧。他们没有试图说服我什么。两人的德语说得都很好。我们第一天在北京,按常规日程参观了天安门广场和故宫。第二天我们就飞往拉萨。当时我觉得自己好像是卡尔·梅(德国探险作家)。  

  只不过卡尔·梅与你不同的是,他从未见过他书中描写的地方。  

  是的,我们一下子降落到拉萨市中心的崭新机场。人们大多是通过历史图片和研究文献知道这座城市。此时距我小说中描写的故事发生时间已过去50年了。这自然会使我心情矛盾:一方面,我脑海中对这片土地保留着浪漫的想象;另一方面,每个进步和工业化的标志都打破了我对拉萨原有的印象。这是全世界都在关注的进程。  

  还有什么让您感到惊讶呢?  

  西藏给我的第一印象并非一个被占领者奴役的地方。人们原以为自己会看到武器和沮丧的藏人。事实完全相反,拉萨是一座宜居的城市。年轻人收听着电台里播放的藏族音乐,僧侣们在古老的庙宇里祷告。  

  不过还是有安全人员出现吧?  

  当然,但我们不能用德国的标准来比较。他们负责管理秩序,有时坐着,有的帽子歪戴在头上。他们不会让人感到害怕,倒更像我我们治安局的工作人员。在北京,几乎每个公共汽车站都有这些人。  

  达赖本周一至周三在黑森州访问。您的中国陪同对这位精神领袖怎么评价?  

  他们很感谢我问及并与他们讨论这方面的问题。通常记者只会搜寻他们需要的东西,来印证他们的成见。他们告诉我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发生那些事情。  

  他们的答案是什么呢?   

  答案让我吃惊。中国人将其称作解放。当然,在西方这会让所有警钟敲响。我想这么说,他们仍有些坚持共产主义式的词汇。但也有其他的故事。我遇到一位普通农民,他对我说:“我以前是农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当初解放军是怎么来到这儿的,他们打开我身上的铁链,对农奴主进行批斗。”他充满了感激。这样的人真的有很多。西藏很多地方都在搞建设,也有很多投资,但所有的建筑都是藏族式设计,这里看不到中国式的预制板建筑。这些进步受到了认可。  

  中国人没有压制藏人的意识形态吗?  

  不能这么说。中国人自己也承认,他们曾在诸如文化大革命中犯下严重错误。但这并不仅对藏人,而是对整个民族的错误。今天,人们看到的拉萨是一座欣欣向荣的城市,这都是依靠中国的资金。不论过去发生了什么,今天一切都很顺利。在这方面,我们应谅解中国人。  

  西藏流亡政府恐怕不会同意这种说法,他们说藏人仍不能自由发表言论。  

  关于言论自由,我想说的是:大多数藏人对现状满意,他们不想推翻现政府,更不希望流亡政府回去。要求稳定与和平难道有什么不正常的吗?传统宗教和文化都还在。要求言论自由没有错,但世界许多其他国家也面临同样的问题,人口众多的中国也会有这样的问题。在北京,我也不可能到处喊着要闹革命呀。  

  您的说法并不能让人信服。难道流亡政府不会在这方面做得更好吗?  

  我绝不认为他们能做得更好。他们已有半个世纪不再执政。凭什么说他们能做得更好?我不认为他们能在拉萨赢得足够的选票。他们当初逃走,就是因为他们失去了特权。达赖喇嘛本人对他追随者的统治方式绝对是非民主的。但关于这方面的批评和讨论很少。即便是流亡藏人都承认,他们在电视里看到中国在拉萨取得的成就。但在公开场合,他们被禁止表达想回中国的愿望。  

  这是否超出了一个普通政府的能力?毕竟宗教对西藏非常重要。  

  藏人享有宗教自由。曾经一度不是如此,但中国政府现已允许宗教自由。中国政府对达赖的态度是:允许他作为宗教领袖回到西藏,但不能作为政治领袖。真正重要的问题是:一边是为拉萨带来了机场、大学和现代化通信的运作良好的国家政府,另一边是要靠资助才能维持的流亡政府  

  您是指自由西藏运动?  

  这个组织现在就是一个赚钱机器。它帮助流亡政府从西方国家募款,一旦没有捐款,流亡政府就会有麻烦。流亡藏人中近一半都是僧侣。他们靠什么来生活?任何对流亡政府有点研究的人,都会对这种模式提出质疑。另外,达赖喇嘛提出的要求过高,中国政府不可能接受。达赖不做出让步,中国政府也不会放弃其立场,自由西藏组织就会按照它的模式继续运行下去。
       您为何如此批判这项运动?毕竟达赖讲话和著作所宣扬的基本道义无可厚非。  

  我认为,在这一点上我们的看法也是一致的。达赖喇嘛代表了我们大家共同的梦想:人权,更美好的世界,博爱。但他为这些价值观究竟做了些什么?好听的话教皇也说过,而且更廉价。如果我只把达赖作为尊者看待,我也会支持他的说法。但在政治方面,他从未兑现他的崇高目标。问题在于,没有达赖的西藏不是更好吗?中国的多数省份都羡慕西藏得到中央政府如此多的投入。  

  正如达赖喇嘛又一次来黑森州一样,无论他到哪里,中国政府都会出面干预。为什么中国不能在西藏问题上放松一点呢?  

     在汉字中,“国家”的字很漂亮,它是一个四方形的围墙,象征着保护和稳定。中国在漫长的历史中经历了太多的内战,因此国家稳定高于个体自由。西方很少认同这种观点,但我们在一定程度上也必须承认这一点。中国多数人渴望稳定。中国政府保证了稳定,并尽一切可能消除对稳定的干扰,这不仅仅是在西藏。
       
      ( 文章来源:www.journal-frankfurt.de,述海、惠文译)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