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领事馆介绍   领区概况   领事业务   教育文化   经贸往来   中国概况   联系我们 
  首页 > 总领馆信息
拜访伟人恩格斯故居

2011-01-01
 

  我相信,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伟人情结。无论你崇拜的是拿破仑、毛泽东、还是巴顿,他们坚韧不拔、永不言败的精神都会一直激励着你,不断向远方的目标迈进。作为全世界无产阶级的导师,马克思和恩格斯都是我心中的伟人。列宁说,他们之间“超越了古人所有关于友谊的最动人传说”。在他们为了共同的信念和理想并肩战斗的40年中,为在经济上资助贫困的马克思,使其能专心致力于革命理论研究,恩格斯甚至违背自己的意愿,到他父亲的公司中经商。在马克思逝世后,他又帮助马克思完成了未完成的《资本论》等著作,并且领导国际工人运动。是怎样的精神和情怀才能让恩格斯甘当这“第二提琴手”的角色?!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没有恩格斯就没有马克思。

   2010年圣诞节前一天,我终于有机会陪同温振顺总领事来到北威州乌珀塔尔市,拜访恩格斯故居博物馆馆长伊尔纳先生和该市文化局长诺克先生。那天大雪纷飞,诺克先生正患重感冒,双眼又红又肿,甚至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但他仍坚持前来与温总领事见面,真是令人感动。

                    

    乌珀塔尔在德文中意为乌珀河谷,整座城市沿河谷而建,长达20公里,现有人口38万。故居坐落的大街早已被命名为“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大街”,马路对面便是该市最著名的单轨悬挂列车“阿德勒大桥”站。故居是一座后巴洛克风格的灰色四层小楼。楼前本是一个小公园,据说春夏季节非常美丽,遗憾的是它被厚厚的白雪覆盖,看不出它本来的样貌。据伊尔纳馆长介绍,恩格斯家族几代经商,在当地颇有名望。“卡斯帕尔·恩格斯父子公司”是乌伯塔尔新兴工业的台柱。恩格斯的祖先是地道的日耳曼人,他们从16世纪以来就定居在乌珀塔尔地区,原先是庄稼人,从18世纪后半叶起恩格斯的曾祖父约翰·卡斯帕尔·恩格斯白手起家,创办了一个纺织工厂。经过努力,到去世时他家已经成为当地最大的企业主之一。到了祖父小约翰·卡斯帕尔,不仅扩大和增加了父亲留下的财产,还大大提高了家族的声望和社会地位。他曾经由法国人正式委任为市政府顾问,后来在普鲁士当政时也担任过当地的市政顾问官,而且还是巴门合并教区的几个创立人之一。到恩格斯的父亲老恩格斯时,公司规模进一步扩大,在乌珀塔尔和英国的曼彻斯特创办了欧门一恩格斯纺纱厂。

  由于家境殷实,恩格斯家族建有5所住房,现今的恩格斯故居是他少年时期的住所,而他于1820年11月28日出生的房屋已在二战中毁于战火。恩格斯诞辰150周年时,市政府决定将这橦小楼改建为博物馆。 故居一层是门厅,二层才是展厅。一排玻璃展柜里陈列着恩格斯的重要文献和一些珍贵资料, 其中还有中文版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恩格斯画传》等书籍。所有展品中特别吸引我的是少年恩格斯写给父母的信和中学时期撰写的剧本,剧本正文边页上有他手绘的栩栩如生的角色草图,显示出他从小就具有过人的智慧和才华。看到这里,我才对为何恩格斯能够掌握12门外语,并且在军事、经济、自然科学等方面有极深造诣有了合理的解释。另一间大房间是恩格斯家的客厅,在当年已算装修得十分考究,家具和摆设也保留了原貌,桌上摆放着由前东德国务委员会主席昂纳克赠送的一尊恩格斯青铜全身塑像。

                    

  故居里似乎看不到恩格斯太多的影子,这对参观者来说,无疑不是很大的遗憾。伊尔纳馆长也意识到了我们的疑惑,他告诉我们,恩格斯的许多文物现保存在俄罗斯和荷兰。他说,莱法州特里尔市的马克思故居每年都会吸引众多的中国游客,他也希望能有更多的中国人到恩格斯故居看一看。为此,他会尽快改善故居博物馆的条件,增加展品,让中国参观者不虚此行。

                           

  故居后身的一座建筑是早期工业革命历史博物馆。伊尔纳馆长介绍说,18世纪末,乌珀塔尔是德国的纺织业中心。通过这座博物馆,参观者能够了解恩格斯生活的时代背景,从而加深对他的思想变化、最终成长为科学社会主义创始人的理解和认识。博物馆里收藏了从中世纪手摇纺纱机到工业革命时代的蒸汽纺纱机,多数仍能运转。当工作人员开动马达,纺织机轰鸣,震耳欲聋,仿佛把我们带回工业革命年代。当时的资本家不为纺织工人提供任何劳动保护措施,长期的噪音和高强度的工作导致很多纺织工失聪,有不少人酗酒,以此缓解极度的压力。当时,乌珀塔尔是虔诚的基督教区,据说当地教会对穷人的救助方式构成了德国当代社会福利体系的雏型。

  临别前,伊尔纳馆长和诺克局长热情地将我们送到门外,再三感谢中方对恩格斯故居博物馆的大力支持,并希望加强与中方有关研究机构和博物馆的合作。这时,一列世界行驶距离最长、也是最古老的单轨悬挂列车在我们面前驶过,雪中的乌珀塔尔显得既饱经沧桑又充满活力。“工业革命的真实纪录,革命导师的鲜活足迹”,温总领事在贵宾簿上这样归纳了我们的观后感。刚刚度过190周年诞辰的恩格斯可能怎么也不会想到,在遥远的东方,一个古老的国度的人们在今天仍在深深地景仰着他,并正通过其伟大实践继承和发扬着他的伟大思想。

(驻法兰克福总领馆  晋玮)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