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领事馆介绍   领区概况   领事业务   教育文化   经贸往来   中国概况   联系我们 
  首页 > 总领馆信息
特里尔-历史名城,伟人故里
——参观马克思故居侧记

2010-10-25

  2010年10月16日,为深入开展创先争优活动,提高共产党员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素养,驻法兰克福总领馆党支部在举办了马克思主义哲学思想专题讲座的基础上,又组织党员、馆员及家属40余人赴法兰克福市西南约240公里的德国最古老城市之一的特里尔市,在卡尔·马克思故居举行了一次具有特殊意义的主题党日活动。

  沿德国和卢森堡边境,摩泽尔河由南向北蜿蜒而下,有着10万人口的城市特里尔就坐落在狭长的河谷盆地中。我们乘大轿车在曾是东罗马帝国首都的内城穿行,仿佛依稀触摸到古代先人的脉搏,马克思故居在晨光中慢慢浮现在眼前。

  故居博物馆位于布吕肯大街10 号,没有其他任何标识,只有大门墙壁上的马克思青铜侧面头像在低声提醒游客,这里就是这座城市最著名的儿子出生的地方。步入马克思故居,迎面玻璃上就是一张巨幅的马克思头像,头像下方写着他诞生和逝世的年代:1818和1883。黑白两种颜色的强烈对比令人顿生肃穆之情。在入口处领取了中文说明书和讲解器,我们缓缓步入展厅。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对故居历史的介绍。在德国社会民主党1904年发现故居后,工作人员开始四处搜集文物筹备博物馆。可惜故居在二战期间被纳粹没收,文物被洗劫一空。博物馆到1947年才重新对外开放。这段曲折历史堪称对马克思遭受磨难又奋斗不息的一生的最佳注脚。

  上至故居的第2层,左手边的第一个小房间就是马克思诞生的地方。1818年的5月5日,只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日子;1818年5月5日,却是一个被全世界铭记的日子。当小卡尔发出人生第一声啼哭时,谁会想到,特里尔这个风景如画的古城会诞生这么一位共产主义运动的伟大先驱者。相信每一个中国人从小学教科书里就开始对马克思有所了解,且不说他与燕妮青梅竹马、相濡以沫的爱情故事,且不说他与恩格斯这两位革命巨人之间的友谊,且不说他的革命著作《共产党宣言》和《资本论》,且不说马克思主义的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单是他承受三次流亡、疾病、极度贫困以及三个孩子夭折的备受磨难的一生,就足以令人钦佩。

  沿着展厅缓缓前行,马克思从哲学系学生踏上革命实践道路并愈挫愈勇的一生展现在眼前:担任《莱茵报》主编,却因发表批评沙皇的文章而被查禁;被德国、法国、比利时当局驱逐,但仍笔耕不辍,相继完成《经济学哲学手稿》、《德意志意识形态》、《共产党宣言》和《资本论》等重要著作;在英国伦敦仍受到普鲁士政府爪牙的监视,痛失3个孩子,疾病缠身,经济状况极差,最终因积劳成疾在坐椅上溘然长逝。马克思也许不曾有机会诵读孟子的名句,但他历经磨难最终成为全世界无产阶级伟大导师的一生无疑是这句名言的绝佳诠释: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伐其身,行弗乱其所为。

   马克思与恩格斯的塑像静静地立在展室的一角,两位伟人在长达40年的合作中同甘苦,共患难,书写了一段友谊的传世佳话。马克思说自己是踏着恩格斯的脚印前行,恩格斯则认为在他们共同的事业中,马克思是第一提琴手,自己则是伴奏。这段熠熠生辉的友谊在乱世洪流中更显得灿烂夺目。恩格斯为了支持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事业,不惜从事自己极为厌恶的商务活动。那一张张寄往马克思伦敦寓所的汇款单不仅是嗷嗷待哺的孩子的下一顿午饭,不仅是冬日里添置的一件大衣,更寄托着朋友的思念和祝福,也承载着对马克思事业的支持和期盼。人生在世,得一知己足矣。友谊需要忠诚去播种,用热情去灌溉,用原则去培养,用谅解去呵护。在物欲横流的现代社会,马克思这句名言值得每一个人驻足,沉思。

  纪念馆的第3层重点介绍马克思理论在世界范围内的传播及实践。展厅地板上的世界地图用深色标示出曾受到马克思主义影响的国家和地区。年轻的馆员们在地图前看得格外认真。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已成为历史,没有亲身经历过,体会总不够真切。但马克思的思想却可在实践中发展、在继承中创新。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是他留下来的最宝贵的理论遗产,在中国小到个人的思想修养,大到国家的经济建设,无处不闪烁着他智慧的光芒。

  走出纪念馆,秋雨过后的天空竟向这座古城洒下缕缕阳光,我的思绪仿佛还在这座伟人故居里徜徉。全球金融危机引发了欧洲的“资本主义恐慌症”,马克思热又悄然兴起。一些人走进图书馆,重新捧起马克思的著作《资本论》,希望从中寻找克服这场百年危机的方法。中国革命的成功和改革开放后取得的巨大成就离不开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中国实践的成果验证了马克思主义的前瞻性和正确性,全球性的马克思热也再一次印证了马克思主义的生命力和感召力。作为在21世纪加入共产党行列的青年一代,除了不断加深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学习和认识,更要珍惜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祖国取得的建设成就。

  摩泽尔河的流水潺潺,市中心广场教堂的钟声起伏。温振顺总领事告诉我们,特里尔市长克劳斯·延斯先生在前几天与他会见时还骄傲地说,在特里尔人眼里马克思仍是“特里尔的伟大儿子”。无论如何,一位德国基民盟政治家大胆作出的“马克思已经死亡,耶稣还活着”的结论,似乎言之过早。

  (雪竹撰稿)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