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领事馆介绍   领区概况   领事业务   教育文化   经贸往来   中国概况   联系我们 
  首页 > 中国驻法兰克福
总领事王顺卿
 > 报告演讲
李海雁总领事在驻法兰克福总领馆庆祝国庆59周年招待会上的致辞

  2008年9月23日晚,于波恩市德国电信集团移动论坛

  尊敬的德国电信集团董事会主席欧伯曼先生,

  尊敬的德国电信基金会主席、德国前副总理兼外长、前自民党主席金克尔博士先生,

  尊敬的国际残奥会首席运营官施拉赫滕贝格先生,

  尊敬的北威州联邦、欧盟及媒体事务部国秘梅尔特斯先生,

  尊敬的北威州议会德中议员小组主席沙尔陶先生及各位州议员,

  尊敬的杜塞尔多夫大区主席毕叟先生,

  尊敬的波恩市副市长芬格先生,

  亲爱的朋友们,来宾们,女士们,先生们,

  今天,我很高兴在此与新老朋友欢聚一堂并特别感谢400多位嘉宾接受我的邀请,其中很多人冒雨专程远道赶来出席。对我而言,确实是莫大的荣幸、喜悦和莫大的宽慰。今晚,我特意穿了一件红色的中式服装,因为中国的文化传统只接受红色代表喜庆。那么,今天我们庆祝什么呢?除了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59周年国庆,还要庆祝中德建交36周年。

  不少人问我,为什么要选在波恩。我不禁反问道,为什么不在波恩呢? 首先,我对波恩怀有特殊的情感,因为我的外交生涯正是从这里开始起步的。从1989年12月到1993年7月,我在驻德国使馆商务处工作期间亲身经历了德国重新统一的全过程。其后,我在驻汉堡总领馆担任经济商务领事4年;这次在中国驻欧洲最大的总领馆任总领事也已有2年半时间。经常有人问我,你最喜欢工作过的哪个城市?我的首选回答往往是波恩,因为我更相信第一印象和缘分。当然,随着在法兰克福工作局面的打开,我也在赢得越来越多的朋友,在法兰克福的感觉就像当年在波恩一样越来越好。其次,波恩曾经是联邦德国的首都,当年中德两国的建交谈判就在这里举行。1972年,波恩和北京都还处在冷战的最前沿。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两国领导人,包括德朝野各党,审时度势,登高望远,从两国人民的长远利益出发,做出了建立外交关系的明智决定。尊敬的金克尔先生, Societäts出版社2002年出版的中方建交谈判首席代表、中国驻德第二任大使王殊先生的《中德建交亲历记》中特意写到中方与德朝野各党、包括自民党建交谈判以及与您本人结交的往事。

  此外,我要特别感谢德国电信集团董事会主席欧伯曼先生,感谢德电提供这么专业的场地和团队,使我馆这次国庆招待会以借助中国的国粹京剧及其前身的昆曲表演的首次尝试得以成功举办。最后,波恩虽已不再是德国首都,但仍然是联邦城市,而且在我看来也是德国国际化程度最高的城市之一。波恩不仅接纳了很多联合国国际组织的常设秘书处,而且还是国际残奥会的所在地。为了感谢国际残奥会与北京残奥会的成功合作,在波恩国际残奥会所在地举办国庆招待会也是实至名归。

  女士们,先生们,

  借此机会,我还要特别欢迎以下各位嘉宾:前驻华大使韩培德博士Hellbeck(1987-1992)、于倍寿博士Ueberschaer(1999-2001)、前驻华公使Walter Nocker、德驻华使馆前商务参赞、多年出任德联邦经济部东亚处处长的林格斯海姆博士、德驻华使馆前发展政策合作参赞、现联邦经济合作与发展部东亚处处长哈斯博士、德国学术交流中心(DAAD)副主席胡博教授、德教研部东亚处长伯格、德联邦金融监管局副局长施泰芬、联邦交通、建筑和住房事业部处长威布莱希特、杜塞尔多夫副市长齐默曼Strack-Zimmermann女士、勒沃库森市长库希勒Küchler、波恩海姆市长亨瑟勒、蓓德堡市长科尔德;德中经济联合会主席封·贝格、德国亚洲经济圈协会主席兼尼泊尔驻法兰克福名誉领事Bodo Krüger、科隆展会董事长 Marner、联合投资银行董事Schindler。当然,我也不想忘记对来自媒体的朋友表示欢迎:德国电视二台的Schulz先生、《波恩评论报》(Bonner Rundschau)总编Brockschnieder、《莱茵河周报》(Rheinischer Merkur)总经理Wegener;还有来自新华社柏林记者站法兰克福办事处、凤凰卫视欧洲台的记者。

  女士们,先生们,

  我始终认为,中德关系是中欧最主要的双边关系之一。在当今全球化时代,将中德关系发展成互利双赢的战略合作关系符合两国的根本利益。无论北京还是柏林,都没有人希望这种战略合作关系受到损害。所以双方政府、经济界都期待着默克尔总理10月对中国的访问能像德前总理施密特今年初在德媒体奥斯卡颁奖仪式上所说的那样,消除对华关系中完全多余的负面影响。当然,双方不可能指望通过一次访问或一次会晤解决所有问题,关键在于培养互信基础,加强沟通和理解,这也是我们外交官和所有愿意了解对方的两国各界人士的共同使命。对很多人来说,中国就像一本厚达五千页的书,很难读懂。其实对中国人也一样,需要用毕生的精力学而时习之。从两国建交至今,德国舆论及民众对中国的了解和认识(Pressespiegel und China-Bild)经历了很大的变迁。是何种因素在何种条件下导致了这一变迁,媒体又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的确值得中德双方认真反思与比较研究。如果我是研究中德关系史的博士生,我会毫不犹豫地将此作为我的博士论文课题。

  在我看来,在中国这部长达五千页的书中,每一页都承载了中国的历史和博大精深的文化,虽然其中也并非毫无糟粕。正因为我们中国人也没完全读懂,所以对外界的批评与不理解我们完全可以抱着平常心去对待。因为我们很清楚,中国的发展道路上面临着哪些困难与挑战。我们愿与国际社会包括德国经济界一道,从中国的实际情况出发共同应对这些挑战,不断开拓新的合作领域,共同创造互利双赢的未来。世界上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唯一发展模式。我们当然欢迎善意的批评。正如国际奥委会副主席兼德国奥体联主席托马斯·巴赫所言,在北京奥运之前德国新鲜出炉了数以百计的中国问题专家。但如果是恶意的批评,尤其是企图把所有问题与奥运会绑在一起就很难赢得中国人尤其是年轻一代的理解,因为很多批评确实出于政治偏见和冷战思维。古今中外莫不如此。在此,我想向大家展示中国五千页长书中的一页,叫做“儿不嫌母丑”。很多批评者的初衷可能意在集中抨击中国政府,并刻意回避伤害中国人民。但他们都不了解中国文化传统。在中国儿女的心中,母亲永远是最贴心、最善良、最美好的人,不管她的实际长相如何。

  当然,我绝对尊重德国的“新闻自由”,但对其集体失声表示极度不解。今年3月15日,一群有暴力倾向的示威者冲闯我馆。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德国警察的眼皮底下损毁我馆馆员汽车,强行摘下并当街损毁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两天以后,歹徒们又在慕尼黑总领馆实施了同样的犯罪行为,并打伤了6名总领馆馆员。这些公然违反国际法和德国刑法的犯罪分子至今仍逍遥法外。所以我对德国的司法公正以及执法效率不得不表示高度怀疑。很难想象,如果这类事情发生在德国的驻华使领馆,德国公众和媒体对此会有何感想和反应。奇怪的是,无论是德主流媒体、国家电视台还是街头小报对此都鲜有报道,“充耳不闻”。而去年12月发生在慕尼黑地铁站内外籍青年打伤德退休老人事件,德国媒体却连续数月连篇累牍地大肆报道和炒作,甚至成为黑森州选的首选话题。我不禁想到,看来不得人心的事件和给德国抹黑的丑闻,在德国也一样被封锁、秘不示人。同样的新闻,德国媒体为什么会区别对待、选择性是会如此固执,这究竟是为什么?

  女士们,先生们,

  最后我还想指出中国这部古书中可能最为重要的一页,即孔夫子2500年前的古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能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情同此心,相信中国人民对北京奥运的喜悦与德国人民两年前成功举办世界杯足球赛时的喜悦一样发自内心,双方的理解与沟通就不会变得如此遥远。

  女士们,先生们,

  最后,让我们携手并肩,为增进中德两国的友好和沟通理解继续不遗余力。从这点出发,我高度评价德国电信与华为集团在通信领域的合作。因为在全球化时代,没有通讯技术的进步,根本就谈不上沟通和效率。因此,我要特别向华为集团董事会主席孙亚芳女士专程从深圳总部赶赴波恩并亲率华为欧洲及德国业务高管团队参加今天的活动表示由衷的敬意!最后,衷心祝愿德国电信在中国的业务蒸蒸日上,硕果累累。因为两国企业的战略合作是双边政治关系的坚实基础。我馆将随时提供一切可能的支持和帮助。

  谢谢大家。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