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领事馆介绍   领区概况   领事业务   教育文化   经贸往来   中国概况   联系我们 
  首页 > 中国驻法兰克福
总领事王顺卿
 > 报告演讲
李海雁总领事在德国纺织博物馆中国丝绸珍藏展开幕式上的致辞
2007年9月16日11时,克雷弗尔德市德国纺织博物馆

2007-09-18

尊敬的克雷弗尔德市市长卡特施特德先生,

尊敬的德国纺织博物馆馆长蒂策尔教授女士,

尊敬的克雷弗尔德市德中友协主席尼特女士,

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

  今天,能够应蒂策尔教授之邀再次来到美丽的克雷弗尔德市,使我感到莫大的荣幸。我还清楚地记得,今年3月7日在市政厅向卡特施特德市长做上任拜会时受到热情接待的情景。借此机会,我还要特别感谢克雷弗尔德德中友协主席尼特女士,因为十多年前与她在我的家乡青岛市档案馆的偶遇相识才使我与克雷弗尔德市结下了不解之缘。在此,我谨代表中国驻法兰克福总领馆,对德国纺织博物馆首次中国丝绸珍藏展开幕表示最衷心的祝贺。

  女士们、先生们,

  纺织品在中国的历史发展长河中一直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并不仅仅因为中国迄今仍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另一方面,勤劳智慧的中国人民对世界纺织行业的发展也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早在商、周两代(公元前1562-公元前256年)中国的丝织技术就得到了突出的发展;到了春秋战国(公元前475-公元前221年),丝织物已十分精美。自秦汉(公元前221年)以降,蚕丝作为中国的特产蜚声中外,声誉日隆。西汉年间(公元前202-公元8年),从当时中华帝国的首都长安经中亚、西亚并联接地中海各国的陆上商路,由汉武帝向西域派出的第一个特使张骞所开通,这就是妇孺皆知、闻名遐迩的“丝绸之路”。而“丝绸之路”的首次冠名则出自德国著名的地理学家、时任1828年成立的柏林地理学会主席斐迪南.封.李希特霍芬男爵(Ferdinand Freiherr von Richthofen, 1833-1905)之手。1868-1872年间,李希特霍芬七次踏上中华大地,遍访了当时中国全部18个省份中的13个。在1877年出版的三卷本中国地理巨著《中国地图集》首卷中,李希特霍芬首次将横跨亚欧大陆的这条商路称之为“丝绸之路”。为纪念此书末卷出版100周年,柏林地理学会特地于今年5月在他曾经任教的波恩举办了专题展览。李希特霍芬的影响及其与中国的关系还不仅限于此。他关于我的家乡山东省和我的出生地青岛的著述,直接或间接地导致了德国海军于1897年将胶州湾选为目的港,德意志帝国从此在青岛开始了为期17年“模范殖民地” 的经营。

  女士们,先生们

  今年10月11日是中德两国建交35周年纪念日。外交关系的建立揭开了中德两国平等互利友好合作新的篇章。建交35年来,纺织品和纺织机械在两国进出口贸易结构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多年来,纺织品一直是中国对德出口的最大宗货物;尽管这一地位在过去十年中已为电子产品所取代,但中国纺织业仍有1800万名从业者。同时,德国一直是中国最大的纺织机械进口国。2.55万名德国纺织机械从业人员去年创造了近40亿欧元营业额,其中36亿销往国外,10.14亿欧元对华出口,约占总出口的三分之一。由此可见,中国纺织品产品质量的提高、纺织品工业的发展离不开与德国纺织机械行业的合作。在全球化日新月异的今天,从国民经济的整体和长远发展来看,中德两国在日益紧密的经济合作过程中没有绝对的赢家,也没有绝对的输家,互利共赢才是最佳选择,也是必然趋势。德国纺织工业总会《纺织与时尚》杂志在中国加入WTO两年之际写道:“中国已成为德国纺织工业最大的投资地。相比令人失望的国内经济形势以及举步维艰的世界经济景气,德国对华纺织品和服装出口的发展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尊敬的馆长女士,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德国纺织博物馆。作为经济重镇,克雷弗尔德拥有悠久的丝绒纺织传统;能够在源远流长的德国纺织博物馆看到来自祖国的珍贵丝绸文化展品,倍感喜悦。中德两国之间数千里之遥的距离和数千年之久的历史均被一根根长长的丝线连接了起来。克雷弗尔德德国纺织博物馆始自该市纺织业的黄金时代,作为艺术和文化史专业博物馆,其展出的专业和馆藏的丰富在德国无出其右者。文物瑰宝作为珍贵的历史文化载体,对每个个体的价值意识无疑都在发挥着潜移默化的教化与影响。尊敬的馆长女士,您在邀请信中说,贵馆藏有中国汉代和元明两代的丝织品,尤其是还藏有非常珍贵的缂丝,这让我感到非常好奇。中国的刺绣和织锦品种很多。我相信,四大名绣贵馆一定已尽其所藏,但三大织锦-云锦、宋锦和蜀锦则恐不尽然。最为名贵的南京云锦因其絢丽多姿、灿若云霞而得名,迄今已有1500多年的历史,在元、明、清三朝均被指定为皇家御用品,是皇袍冠带、嫔妃衣饰的主要用料。清代在南京专设织造,在其鼎盛时期,全城有3万多台织锦机。其工艺独特,必须在4米高、5-6米长的织机上由两人织造,每天最多织5-6厘米。这种完全靠人工记忆编织的传统手工织造方法至今仍无法用现代化机器所替代。说句玩笑话,我们完全不必担心云锦会像300年前的中国瓷器那样在欧洲被仿造,因此也没有去慕尼黑申请专利保护的必要。

  女士们,先生们,

  为了与大家共享这灿若云霞的云锦,我特地从法兰克福带了一幅展示给各位。这幅南京云锦本来是北威州的友省江苏驻杜塞尔多夫代表处赠送给驻法兰克福总领馆官邸的。由于官邸至今仍未购妥,我便萌生了这样的念头:她应该陈列在最能体现其价值、让尽可能多的德国观众常年鉴赏的地方,而这个地方非德国纺织博物馆莫属!亲爱的馆长女士,请允许我宣布,这幅南京云锦从今天起属于克雷弗尔德德国纺织博物馆的永久馆藏!恭喜恭喜!

  谢谢各位。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