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领事馆介绍   领区概况   领事业务   教育文化   经贸往来   中国概况   联系我们 
  首页 > 德国人眼中的中国
普茨迈斯特愿与三一重工结伴而行

2012-12-14

 

ARCHIV - Der Schriftzug des Betonpumpenherstellers Putzmeister ist am (17.04.2012) in Aichtal zu sehen. Der Chef des Betonpumpenbauers Putzmeister, Scheuch, kämpft als erster Deutscher in einem chinesischen Vorstand mit der großen Sprachbarriere. Der chinesische Baumaschinenhersteller Sany hatte das baden-württembergische Unternehmen Anfang des Jahres gekauft - Chef Scheuch sitzt seither im Sany-Vorstand. Foto: Franziska Kraufmann dpa/lsw (Zu lsw: «Putzmeister-Chef kann in China nur Zucker bestellen» vom 06.08.2012) +++(c) dpa - Bildfunk+++

今年年初,三一重工收购普茨迈斯特公司的消息在德国引发不小的轰动:来自施瓦布的普式家族企业作为全球混凝土泵行业的技术领军者,却被中国竞争者吞并,这对企业员工和工会而言是个丑闻。普式公司总裁朔伊希在接受《世界报》采访中讲述了被三一收购对该企业日常业务的影响和他同中国人交往的方式。

  《世界报》(以下简称“世”):(原文为汉语)你好,朔伊希先生,你好吗?

  朔伊希(以下简称“朔”):(原文为汉语)我很好,多谢。

  世:我的汉语知识就只有这么多了,你的汉语水平如何?

  朔:我掌握的更多一些,能进行更复杂的小对话。但在跟三一重工召开董事会时,如果没有同传我还听不懂。我虽然尽可能地学习汉语,但日常业务太繁杂,我没时间进行深入学习。

  世:会议全过程您都能听到吗?

  朔:但愿如此。到现在为止我也从未有过事情被隐瞒了的感觉。但也不能排除因为语义没翻译出来,而错过了对方的言外之意。

  世:你现在也是三一重工董事会的成员。中国企业有什么不同之处?

  朔:文化差异很大。中国企业里等级森严,一切都是老板说了算,这让讨论项目变得很困难。德企里的工作小组由专职业务人员担纲,全权处理业务,而中国企业事无巨细都得经过老板,就算他不能给出有效建议也一样。管理责任与业务责任彼此不分,日常工作运行精确,董事会议准时开始,正点结束,每名与会者都得说话,也都有权把话说完,我也是一样的。但我与其他与会者有所不同,常常向三一总裁梁稳根提出异议。梁最近告诉我,同我合作很令人紧张,但很有成效。我们的关系良好。

  世:三一收购普茨迈斯特将满一年,您对此有何看法?

  朔:双方还需相互适应。中国和德国企业间鲜有文化共同点,这是显而易见的,因此我们不会强求双方完全一致,这么做必然会失败。我们采取双品牌战略,三一和普茨迈斯特在战略层面完美配合,中国国内的约合世界近80%份额的大市场由三一负责,普茨迈斯特负责世界其他市场。

  世:普茨迈斯特的员工和工会可没这么开心。

  朔:这完全可以理解。员工担心失业,但这并未发生,我们没有任何裁员的计划,关闭工厂更是不可能的事。中方甚至问我为何不增加技师及其他员工数量,他们非常看重德国技师的技艺。此外,普茨迈斯特依然作为整个三一集团混凝土泵行业的研发中心。

  世:为何不招募更多技师?

  朔:在斯图加特,我们招募技师时要和博世、奔驰等企业争夺资源,这可不容易。

  世:你为何选择同中国人共事?

  朔:普茨迈斯特的业绩一直不错,收益稳定,虽然业绩比不上雷曼公司破产以前,但仍令人满意。但长期来看,我们很难独力应对来自中国的强力挑战。到目前为止,三一重工、中联重科等企业依然将90%的产品投向中国国内,但他们迟早将抢占出口市场,三一甚至已经在德国、巴西和印度建了厂。一旦三一这样的劲敌发起挑战,我们毫无胜算。与其跟三一竞争,我们宁愿让三一作为我们身后的强大伙伴。

  世:普茨迈斯特还有多少自主权?

  朔:中方未向我的企业安排巡视员,不干涉我进行企业管理,更不强迫我做出某些决策,而是将中国以外市场全权交由我负责。此外我还有权拒绝从三一购买零部件。三一也出产我们的混凝土泵所需的齿轮箱、液压气缸、四点轴承等产品,但技术标准尚不合要求。我们正合作进行技术改良,这有助于降低我们的生产成本。但只要三一的产品不达标,我就选购别人的产品,中方并不因此向我施压。

  世:普茨迈斯特计划到2016年将销售额提升至20亿欧元,鉴于2011年销售额还只有5.7亿,在当前市场景气环境下,如何能打到计划中的业绩呢?

  朔:做出这种计划是每个企业人的权利,德国家族企业家也不例外。我们正努力实现这一目标,2012年销售额已达7亿,这得益于美国市场收益的大幅增长。但即使我们的竞争对手统统停产,我们也难以达成稳定增长,因为中国以外的市场已经不够大了。我们将通过企业并购完成计划的剩余部分,具体战略有两条,一是拓展混凝土泵业务,涉足混凝土搅拌机和搅拌运输车制造领域,二是开拓建筑机械或其他全新领域的市场。

  世:你指的是哪些领域?

  朔:我们对部分领域抱有兴趣,如农用机械、发动机制造、清扫机、垃圾运输车、消防车等特种车辆,以及代表当今两大发展趋势的能源及环保领域的机械制造等。我们已规划好计划和目标并将备选领域列入清单中,希望在将来能涉足其中的某几个。

  世:如果没达成发展目标,怎么办?

  朔:我坚信我们一定能达成目标,我们还有三年时间。就算没达成也并非世界末日,在中国对数据的处理方式与德企不同,20亿欧元目标只是方向性的,并非军令状。但我为什么要担心最糟糕的情况呢?

  世:现在终于有足够的钱了。

  朔:必需的资金已经到位了,这一点你可以确定。在混凝土领域,普茨迈斯特已能够凭借自身经济实力完成并购,但在其他领域我们还需三一资助。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虽仍作为普茨迈斯特公司运营业务,同时也接受三一授权,施行三一的战略。除非我们发行股票。

  世:在现在这种状况下发行股票?

  朔:我们不会过多考虑收购上市企业这种传统方式发行股票,而是在上市企业中入股。我们已经有了支持企业资金运转、完成并购的全新集资方案。

  世:三一为何不自己去收购企业?

  朔:外企对中国企业一直有所保留。很难想象三一能买下一家美国企业,但普茨迈斯特去收购的成功率就大很多。一旦这么做,外企针对中国企业的壁垒就会开始崩解,因此,普茨迈斯特出手并购有可能成为破冰者和敲门砖。

  世:这会导致更多中国企业来德国并购吗?

  朔:这是一定的,但也是完全正常的,况且现在中企并购并不是很多。中国企业决策过程缓慢,因此不会蜂拥而至地来并购,但因为媒体总会立刻进行报道,造成的效果完全不同。如果是美国企业收购德国公司,报纸顶多有篇小报道,一旦收购者是中国人,媒体就会把这渲染成中国对产业国德国的进攻。

                                       --File-- Visitors walk past an advertisement of Sany Heavy Industry Co., parent company of Sany Heavy Equipment International Holdings, during the 2010 International Trade Fair for Construction Machinery, Building Material Machines, Construction Vehicles and Equipment, known as BAUMA China 2010, at Shanghai New International Expo Centre (SNIEC) in Shanghai, China, November 24, 2010. The owners of Hong Kong-listed Sany Heavy Equipment International Holdings Co. Ltd. are planning to raise $300 million from the sale of shares in Brazil, via Brazilian depositary receipts to be listed on the Brazilian stock exchange, a senior company executive said Tuesday (February 22, 2011).

  世:因为员工担心生产会移至外地,且中国总是跟仿冒盗版联系在一起。

  朔:我们当然会把设计图纸送交中国,我们拥有的专业技术是我们拥有极高身价的原因之一,仅凭我们能提供的收益是不值5.25亿欧元的收购价的。但送交技术的行为既合法也正常,任何新兴企业及合资企业都有类似行为,例如通用汽车公司从欧宝公司获得图纸。在我们的情况中,三一生产的机械不会进入欧洲市场,成为我们的竞争对手,我们并未因为被并购而失去哪怕一名客户,而且我相信,现在的情况将持续下去。

  世:市场目前呈现颓势,哪些地区的业务还不错?

  朔:南美、阿拉伯地区,特别是亚洲地区业务良好。美国业务也很强势,令人惊讶,但这只是短暂现象。美国同欧洲一样,都不会是未来市场。我们的业务特点决定了一个好市场必须满足三个条件:人口正在增长、福利水平在上升、国家有偿付能力。欧美都不满足这些条件。我们甚至已经关闭了大西洋沿岸地区的全部工厂,因为欧元危机远未过去,欧洲经济还处在下行阶段。

       (来源:《世界报》,2012年12月13日)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