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领事馆介绍   领区概况   领事业务   教育文化   经贸往来   中国概况   联系我们 
  首页 > 德国人眼中的中国
欧洲对中国的印象受黑白思维的影响

2011-11-08
   

11月1日,《南德意志报》刊载记者对德国外交政策协会奥托·沃尔夫研究所所长、政治学家埃伯哈德的采访。在最近出版的新著中,桑德施奈德论述了“欧洲的成功下行”的论点他说,欧洲必须懂得,它的影响力不久将日渐下降。现在中国在重新崛起。桑德施奈德要求欧洲提高效益,减少自以为是。

         
                   Eberhard Sandschneider, DGAP 

《南德意志报》记者问:桑德施奈德先生,您为欧洲的状况找到了意思明确的词语:我们是“世界教师爷”和“悲观表述的大国”。您认为欧盟走下坡路是不可避免的,欧洲的情况真的这么糟糕吗?

埃伯哈德·桑德施奈德答:扣人心弦的问题是,人们是否把这种状况视作糟糕。实力政治重心发生转移这个事实本身并不糟糕。历史上一再出现跌宕起伏。只有在走下坡路时出现错误的情况下,局势才会变得糟糕。在登山时,80%的事故是在下山的路上发生的。

问:那么欧洲还掌握着自己的命运吗?

答:我坚持认为自己写了一本乐观的书。在混乱的日子里,我们也不能忘记欧洲得到了什么:60多年来我们一直生活在和平中。人们应该经常思考,欧洲人的情况要比地球上大多数人的情况好得多。

问:您在论证中也以数字为依据,1900年,世界人口的21%生活在欧洲,根据联合国提供的数据,2050年,生活在欧洲的人口将只占世界人口的5.6%,到2100年,这个比例将进一步降至4%。但在国际政治中不仅仅涉及人口发展:

答:当然不仅仅涉及人口发展。2009年12月我产生写书的主意,在这之前,我读了一篇文章,它把21世纪的头1O年总结为“来自地狱的10年”。这种总结是正确的:从互联网泡沫破裂、9·11事件到全球金融危机,这一切都是地狱般的。我们20年前相信的许多东西都被撂在一边。西方有形象问题,它必须经受得起两场徒劳的战争……

问:……恰恰从那以后情况没有好转。

答:2008年美国爆发金融危机,现在尤其是欧洲在经历金融危机的第二个浪潮。在这期间出现世界性的经济衰退。在希腊或西班牙,我们看到了社会危机的征兆。但在某个时候会出现第四个浪潮:思想危机。我们将确认,我们认为颠扑不破的许多东西消失了,我们将自问:欧洲在世界上的地位如何?

问:您在书中用雄火鸡来比喻欧洲目前的局势。

答:是的,雄火鸡很满足,因为它始终得到谷粒。它在感恩节前不久才发现,它弄错了,但要改变已经为时太晚了。我还没有看到欧洲被置于屠宰场,但这个例子说明,我们在过去几年里总是按老框框来想问题,对许多事情没有做好思想准备。 

让出权力是明智战略

问:为了在中期内获得好处,欧洲在怎样的情况下应该交出权力?

答:例如在选举克里斯蒂娜·拉加德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新总裁时。这次已经很勉强,在下一次选举中,欧洲将无法捍卫这种60多年来一直存在的权力。新崛起者将成为体面的候选人,他们将获得我们在国际上日益失去的多数。不管我们愿意不愿意,他们将顶住我们的反对而获得成功。因此我认为,为了避免紧张关系,让出位置和合作性地走到一边去,可能是一种明智的战略。

问:可以通过这种方式维护自己的影响吗?

答:请您看一下美国前副国务卿罗伯特·佐利克的一句名言,他呼吁中国成为世界政治中“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这假定,可以邀请中国承担更多的责任。北京肯定会承担更多的责任,但北京会以自己设想的方式方法承担更多的责任。由于其经济力量,在今后20年里,中国将成为全球竞争者,我们应该对此作好思想准备。

问:您认为大型总体规划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您赞同实用主义和提高效益。中国是否是采取提高效率行动的榜样?

答:采取这样的行动没有保障,在中国也没有。然而中国的精英在过去30年里没有犯重大错误。

问:您抱怨西方对中国得到错误的印象。那您缺乏什么呢?

答:我们对中国的印象太多地受黑白思维的影响。现实情况有一部分看上去完全不一样,人权讨论非常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当然人权讨论是合理的,不能放弃。但自以为是的方式正在导致丧失信誉。

 问:这会产生什么后果?

答:真正相关的价值观思想会受到损害。谁在世界其他地区宣传西方对人权的理解,谁就不能让人对在西方发生的事情产生怀疑。人们必须说明,北约为什么对利比亚进行军事干预,对叙利亚不进行军事干预。人们必须对阿布格里卜和关塔那摩监狱发生的事件作出解释。这些矛盾使人觉得西方不可信。

问:您为什么不把美国写到标题里?为什么不写西方的成功下行

答:我在经过长时间的思考后决定把这本书局限于欧洲。但实际上我的分析也适用于美国,美国的单极时代已经结束。中国、印度、俄罗斯和巴西早已发觉这一点。在我们围绕欧洲进行的所有讨论中,我们真的必须更多地为美国担心。这是一种分裂到无能力和停顿不前的政治制度,其社会几乎在中间分裂,其价值观势不两立。但人们仍然希望,这种矛盾很快被消除。

问:到底是否存在成功下行的历史样板?正如这部著作的副标题中所写的那样,哪些国家成功地“为了明天获得成功而今天交出权力”?

答:可以把英国称作这方面的样板:这个国家一个世纪以来一直处于超群的完美下行之中。另一方面,德意志民族、神圣罗马帝国和其他古典时期的帝国都走下坡路,并且崩溃了,这也使其居民的生活水平受到影响。中国的例子再次表明,在国际政治中不存在单行线:在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之前,中国有半个世纪是世界技术领先国家,例如拥有庞大的远洋舰队。那是600年前的事了。后来中国长期走下坡路。现在中国在重新崛起。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