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领事馆介绍   领区概况   领事业务   教育文化   经贸往来   中国概况   联系我们 
  首页 > 德国人眼中的中国
特里尔:中国游客青睐的德国古城

2011-11-16
 

  作者:克劳斯·西蒙                                     Trier - Porta Nigra                                                                  

  编者按:每年有数以千计的中国游客到访特里尔市,但他们对大黑门这个景点似乎不感兴趣,首先追寻的还是马克思的踪迹。

    布吕德大街超市的店主莫舍尔先生蓄着灰白胡须,身着格子衬衣,他不懂中文,无论是普通话、粤语还是其他方言,但对他中国顾客的口味倒是门儿清:连裤袜是以前的畅销货,如今已不再流行。这位老板年逾六旬,他每天都会先巡视甜品区,用巧克力、酒心糖、夹心巧克力、饼干把货架填得满满当当。他说,中国人一到,这里的商品立刻就会一扫而空。当然,卖光的都是名牌,中国人才不会去买没品牌的东西呢。这位零售商的表情严肃起来,中国顾客追捧名牌的热情常常会让小店的斯波德巧克力(Ritter Sport)和“费列罗”巧克力在一天之内卖到断货。曾有一位顾客一口气买了400欧元的林德巧克力!巧克力如此,酒的销量也不错,但必须是莫泽尔地区出产的名牌白葡萄酒,当地特产总是中国顾客馈赠亲朋的首选。莫老板还央求隔壁“中国城”饭店老板帮忙,把用中文书写的特价商品广告贴在入门墙边的醒目位置。

  莫老板的店是特里尔老城内唯一的一家大型超市,一位会讲中文的邻居只不过是这间超市众多优势中最微不足道的一个。据他介绍,早上7点,当其他咖啡馆和商店还未开门时,他的店就已开始营业了。为吸引寸秒寸金的中国游客,就必须做“一只早起的鸟儿”。店主们最希望施特泽曼大街和布吕德大街路口的红灯永远不灭。红灯亮时,去布吕德大街10号马克思故居参观或刚从那儿出来的人就会进店逛逛。马克思虽已逝世124年,但仍是莫老板店生意蒸蒸日上的动力。

  1818年5月5日,卡尔·马克思出生于布吕德大街10号,一年后举家从这栋巴洛克风格的住址迁出,搬入大黑门附近的一幢自建住宅。小马克思在那里长大,一直生活到1835年去波恩上大学。他的故居是特里尔热门的历史遗迹。1928年,社民党本想将其买下,德国共产党也有此意,可惜出价过低。后来纳粹上台和二战延误了它的开放,直至1947年,这里才作为博物馆向公众开放。当时,人们并未想到,这座房子日后会成为中国人追慕革命导师的圣地。2002年,德国成为中国旅游目的地国;一年后,第一架国航飞机抵达法兰克福机场,走出舱门的不仅仅是政府官员和商人,还有众多持旅游签证的度假者。

  从那以后,中国旅游团几乎成了特里尔市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即使在21世纪初的中国,马克思依然享有偶像般的地位。但赴欧的中国游客越来越满足于仅仅在故居前留下“到此一游”的合影。特里尔,这座昔日中国人心目中里程碑似的城市,如今愈发像个逗留的驿站。虽然中国游客意味着不菲的额外收入,但莫老板并不为这些可爱的客人停留短暂而烦恼。特里尔想要的更多。2005年年中的统计数据表明,中国游客在特里尔过夜人数达4万人/次,仅次于荷兰游客。眼镜商、珠宝商、酒店业主响应“城市创意”的号召,为零售店、商场和餐馆编排了相应的中文服务基本用语,只需20余个小时就可掌握。老城内北起黑门、南至马克思故居长达800米的步行街上,林林总总矗立了数十家标有中文“欢迎”的店家。中国报刊《南方早报》则刊发了一篇题为“一座讲汉语的德国城市”的文章。

       但6年过去,至少在特里尔酒店业,打中国牌实现繁荣发展的梦想没有实现。中国旅客过夜率下降至三分之一,很多人转赴巴黎或卢森堡过夜。在中国人眼里,这些大都市都不远,国际性大都市令人着迷,更重要的是,购物选择亦更多。当然,仍然有不少游客前往特里尔,也许比之前更多。由于许多旅游团自带导游,旅游部门无法获得准确数据。

  这里到处充斥着中国气息。一大清早,大黑门旁的咖啡馆还没开门,室外桌椅就已经被旅游团占据。再过一会儿,市中心集市附近的小巷里就会挤满顾客,中国游客因为他们兴奋的情绪格外显眼。

  当然,他们的必游之地还是马克思故居。布吕德大街10号从早到晚可见进行欧洲闪电之旅的中国游客。正如在这个阳光绚烂的金秋午后,一名说英语的女导游正带领一个中国大陆的旅游团参观马克思故居。团员身份、年龄各异,但每一位团员都要在故居正门旁的马克思肖像前留个影,只是少见严肃的合影姿势。随大流的时代已经过去,中山装也没有人再穿。从及地的丝绸长裙到阔边帽,女士们的装扮极其时髦。纪律性更无从谈起。最后一名团员拍照结束,导游就拍手让大家准备动身离开,根本是无用功。费了好大劲,大家才准备动身前往海德堡。在那之前,就在几米开外的地方,一部分团员已驻足停留在莫老板的店门前。

 

  据马克思纪念馆馆长萨尔姆介绍,每年有数万名亚洲游客到此参观。但近年来亚洲游客比例已从三分之一降到四分之一。他不愿透露中国游客的人数。但从中文讲解器的使用频率和游客留言簿上洋洋洒洒的签名上仍可看出中国游客的比例之高。留言簿上满是潇洒的签名,留言中反映出中国的巨大变化,这是2000年建立的特里尔大学孔子学院院长梁庸正在研究的课题。

  萨尔姆馆长不止对这一研究结果感兴趣,他还总结出中国游客在行为举止上的变化:“以前,前来参观的中国观众神情肃穆宁静,如今则是闲聊漫步,无拘无束。”人们还是会敬献鲜花,一些特定展品依然享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其中包括前党和国家领导人华国锋1979年10月22日赠送的马克思头像瓷盘。瓷盘已成为常年展的一部分,中国却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故居礼品部出售红漆包装、烫金商标的卡尔·马克思至尊巧克力,这可比马克思半身塑像和《资本论》销量好得多。

        但如果马克思在中国影响下降,特里尔该怎么办?这座城市已做好了应对一切的准备:在为中国游客和展商准备的实用手册封面上,马克思只占据了一角,中心则是大黑门的照片,它与古典主义晚期的宫殿、皇家浴场及罗马桥一起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世界文化遗产。夏天,古代露天剧场里上演角斗士剧《面包与戏剧》;冬季,大教堂和市集前的圣诞市场热闹非凡,相信这些都足以使中国游客流连忘返。但明年纪念朝觐圣岩500周年的一系列庆祝活动是否对中国游客有足够吸引力,旅游信息销售经理艾伦特表示怀疑。她认为,特里尔与厦门新缔结的友城关系可能比游行更能收到成效。

  奥古斯丁饭店虽与马克思故居近在咫尺,但对中国游客毫无吸引力。饭店四周早在二战时就被炸平,后在此重建了市立剧场和兴登堡体育场。2010年11月11日,克劳斯·延森市长在市议会欢迎厦门副市长詹沧州一行到访。历经了4年的准备,特里尔(人口10.4万)与海滨城市厦门(人口240万)签订了建立友城协议。访问日程中还包括参观特里尔南部的友城公园。在那里,两位市长一同种下了一株象征友谊的黄松。

  在此之前,特里尔大学和厦门大学在2007年建立友校关系,随后又成立了德中友协。近年来,特里尔汉学系的学生增长了近10倍,其中两位从去年秋季起,每天在其个人博客上更新他们在厦门的留学生活经历。

  “大黑门”、“教堂”、“特里尔”,在特里尔土生土长的海蒂·劳特学过普通话,这名女汉学学者对中国人的了解不亚于莫老板。她不仅了解那些由她带领着感受特里尔魅力的中国游客,得益于数次中国之行,她也同样了解那些在国内的中国朋友以及他们对旅游小纪念品的期待。由于机场安检措施加强,带回国的红葡萄酒数量上有了限制。此外,中国人家里一般都没有开瓶的起子,劳特说。中国人早已不会再斤斤计较地讨价还价,精打细算有了新的含义,中国人来欧洲要买真的LV,而德国人到中国买仿造的LV。

  特里尔没有奢侈品专卖店,但它的建筑风格已成为中国人的最爱。劳特指着大黑门旁那座威廉时代新文艺复兴风格的别墅说,那是中国人最爱的拍照景点。人们也许还未意识到,除了马克思之外,特里尔还有很多值得参观的景点。

  (摘译自2011年11月10日《法汇报》,吴健译)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