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领事馆介绍   领区概况   领事业务   教育文化   经贸往来   中国概况   联系我们 
  首页 > 德国人眼中的中国
妇女能顶半边天

2011-10-27

     旧时代,中国妇女的任务不过是做做女红。而今天,中国大国的崛起也是一部妇女的成功史。许多年轻女性受过高等教育,并渴望在职场上拥有一席之地。尚思尘(音),这位完成了MBA学业、并立志成为未来市场领袖的年轻女性,就是很好的例子。

 Hoffnungsfrohe Einzelkinder:  Doch eine neue Generation chinesischer Frauen...

  中午,北京东方广场,34岁的尚思尘身着豹纹衬衣和牛仔裙急步走入。她刚完成长江商学院的MBA课程。当别人吃午饭时,她去工作。

  她曾留学香港并在美国哈佛大学学习生物,此后在生物企业任领导多年,之后组建了“金乌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现有员工150人,生产车窗和屏幕用的专利纳米薄膜和涂层。尚思尘直言,她有更高远的思想:“我的理想是把公司打造成世界领先企业。我们将这项专利引入了中国市场,可以说商机无限。”

  落座咖啡厅后,她分别打电话给公司的财务经理、市场总监、执行总监等,商讨筹备11月在拉斯维加斯召开的汽车展,这将为她的公司开拓国际市场。尚思尘白天学习MBA课程,为她统领国际性公司做准备。课余时间和晚上,她则专心公司的战略研究。一周6天、每天14小时,她过得都是这样的生活。

  尚思尘已习惯这样努力地工作,和许多年轻的中国女性一样,她的事业心很强。她说:“因为文革,我母亲年过30才重返校园。她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我这个独女身上。我想,可能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有很高的志向。”

  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使父母对其女儿们都寄予厚望。80年代末,大学中的女生还占少数,而如今,女大学生已占总数的一半,每年毕业300万人。据纽约工作生活政策中心调查,四分之三的女性毕业生谋求领导岗位,远超过美国毕业生50%的水平。

  教养孩子是全家之事

  尚思尘认为,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为女性提供了良好机遇。“大量资本和充足的劳动力正是办企业的好时机。为什么只有男人才能建功立业?我们也可以抓住这一机会。甘当家庭妇女的时代早就过去了。”

  女儿们早已习惯,妈妈也要上班工作,这主要出于经济因素。毛泽东主席在建国初期就曾说,妇女能顶半边天,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体制更是将妇女安置在各行各业。今天,妇女约占从就业总人数的一半,三分之一的国企中,妇女担任领导职位。

  在一些传统上男性为主的采矿业中,也有妇女的身影。据《均富业务报告》调查,中国约有20%的CEO为女性,远超欧洲10%。而相较于世界平均水平不断萎缩的现状,中国CEO人数在过去两年又增长了3%。

  改革开放以来,越来越多的妇女开始自主创业。世界前20名白手起家的女富豪中,11位在中国。47岁的龙湖地产主席吴亚军和九龙纸业创始人张茵身家都在40亿欧元以上。她们是占中国企业家总数的五分之一的300万女企业家的奋斗目标。

  2006年,电视主持人王利芬曾为这个群体制作过一档名为《赢在中国》的现场节目,让数百万观众了解了她们的经营理念和在男人堆里打拼的创业史。

  美甲社交

  尚思尘有个3岁的女儿。当她的德国同龄人仍在幼儿园和公司之间奔波时,她已能够全力投入工作。“因为独生子女政策,1个孩子有4个老人来照顾。消费比美国也低得多,每月只需2600元。”

  出于经济原因,上百万中国人把孩子送回农村抚养,自己留在城里挣钱。为了保障家中的经济来源,大部分女性生产后不久就必须重返工作岗位,尽管平均每周需要工作71个小时。

  尚思尘说,中国女性要在世界上证明自身价值:“女性要付出比男性多得多的辛劳。我必须比同阶段的男性干得更多。”

  儒家传统教导女性独自面对职场的挑战。当她们在公司加班时,男性则享受自己的社交生活,喝酒或享受按摩等“减压方式”。

  尚思尘也在学校中成立了一个女性俱乐部,一个在商品世界中可满足女性自身需求的社交网。会员们会共进午餐,聊聊成功偶像或是为失学儿童举办的慈善活动。“有时也会单纯逛逛街,做做美甲,那儿也挺适合聊生意。”尚思尘笑道。

(作者: Lu Yen Roloff,原载北京周报,吴健译)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