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领事馆介绍   领区概况   领事业务   教育文化   经贸往来   中国概况   联系我们 
  首页 > 德国人眼中的中国
德国教授评论“383”改革方案

2013-10-30
 

Beschreibung: Doris Fischer ist Professorin für China Business and Economics an der Universität Würzburg. 
Datum: 28.02.2013
Copyright: Deutsche Institut für Entwicklungspolitik / German Development Institute (DIE)
via: DW/ Luisa Frey 
DW Akademie德国维尔茨堡大学教授  费多丽认为,中国以人民币挑战美元地位的目标并非不现实,但需要深入金融改革作为前提,同时也要赢得国际市场的信任。此外在现有政治体制下,打破国有垄断促进竞争并非易事。

 

记者: 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提交的这份所谓"383"改革方案中,有一个目标相当引人注目,那就是在十年内,将人民币打造成为主要的国际结算和投资计价货币,在局部市场成为国际储备货币。简言之,就是直接挑战美元的主导地位。您认为这个雄心勃勃的目标现实吗?

费多丽教授:其实这并不是一个新的战略方向,中国对此一直在进行准备工作。不过大家所公认的是,要达到这个目标,首先必须对中国的金融机构进行改革。因为中国的银行目前并不具备直接向国际金融市场开放的能力。当然,对金融机构的改革也是这份改革路线图中的一个部分,中国领导高层或者至少是制定这份报告的智库人员,对与此相关的困难和风险也是相当清楚的。

      这个目标从中国方面来看,当然是现实的,可以作为他们努力的一个方向;但从另一方面来看,人民币是否能够作为一种国际结算货币甚至储备货币得到其他国家的接纳和认可,这也取决于国际社会。后者取决于人们是否对中国经济未来的发展、对人民币乃至整个中国的体制充满信心。我认为这并不是一个不能实现的目标,但仅有中国单方面的计划是不够的。

要达到这一目标,您认为中国还需满足那些前提条件?

        目前中国金融体系主要是由四大国有银行来支撑,它们就像没有远洋过的大型油轮一样,对国际金融市场的惊涛骇浪并没有做好准备。要想建立参与国际自由市场竞争的风险机制、透明度,并非一朝之功。这份国务院智库发布的报告虽然也提出了相关的改革思路,但在我看来还不够具体。

 

HUAIBEI, CHINA - JULY 26: (CHINA OUT) An employee counts money at a branch of Industrial and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 Limited (ICBC) on July 26, 2011 in Huaibei, Anhui Province of China. According to the China Foreign Exchange Trading System, The Chinese currency, Renminbi (RMB), Tuesday rose 33 basis points from previous trading day to a record high of 6.4470 against the U.S. dollar. (Photo by ChinaFotoPress/Getty Images)

 

 这份报告中还写道,要以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来"倒逼"外汇市场、跨境投资和债券市场等领域的改革。您对这种思路如何评价?

       事实上,几乎所有研究中国货币问题的人都一致认为,完全放开货币政策、人民币的自由流动和自由兑换,对中国的金融体系来说意味着巨大的风险,因为银行业还没有做好相应的准备。也就是说,首先应该进行的步骤应该是对银行机构进行更强有力的改革。但是更大程度地开放金融市场,允许更多的国际竞争,这本身是一个正确的思路。我们没必要在这里讨论,十年的时间够不够,目标能不能如期实现。因为中国在过去也常常给人们带来意外,虽然在外国经济专家中,很多人都认为这个计划有些操之过急,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不可行。况且我们目前所讨论的只是对改革的设想,并不是立刻就要一对一地付诸实践。尤其在金融市场改革方面,即使在中国内部也存在很大分歧。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这份报告还提出,要打破铁路、石油、电力等基础产业的垄断、促进竞争,这是否将触及目前占主导地位的国有企业的利益?

      肯定会。在垄断性国有企业的背后都有从中获利的强大利益集团,即使是我所认识的中国经济学家也大都认为,这一届领导班子没有足够的力量去实现这一目标。必须指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专家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一直都是在打破国有垄断方面呼声较高的,因此他们在这份报告文件中再次提出这一建议并不令人意外,但我们不应该期待在未来两三年内就看到实际的动作。

      此外,整个改革计划的制定体系也非常的不透明。据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一个月前就已经将这份报告上交了,只是现在才在媒体曝光并吸引了极大关注。一方面我们可以猜测,这是为了让公众有一个心理准备,在即将召开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上的确会有重大的改革计划出台;另一方面也有可能是该智库机构有意先通过媒体造势,以增加其最终得到采纳和实施的机会。而针对经济改革的路线,中国内部一直存在很多争论。而那些作为既得利益者的国有企业垄断集团,是不会心甘情愿放弃自己的强势地位的。

那么您认为这份报告中哪些改革是最有希望付诸实施的呢?

       我想首先应该是对户籍制度的改革,能够解决农村人口向城市流动所产生的一些问题。但是我对这份报告中提到的统一化"社会保障卡"是否能够得以实施不太确定。此外可能会着手整治的就是地方公共财政问题,如何分配财政收入,管辖权限问题可能会得到更为明晰的规定。我相信金融领域一定会进行改革,只不过是一个改革方式和推进速度的问题。

      我比较持怀疑态度的是中国政府未来的环保政策如何构建。因为上一届政府也曾经高举绿色经济的大旗,也推出了不少相应的产业政策,但其主要的获益者却是那些强大的国有企业。从目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公布的这份报告摘要来看,只有简短的几句泛泛介绍,显然绿色经济增长对于这些专家来说似乎并不是十分重要。

 

© chungking - Fotolia.com
straßenverkehr; einordnen; abbiegen; linkspfeil; abbiegen verboten; straße; durchgestrichen; asphalt; pfeil; pfeile; verkher; autos; rechtsabbieger; fahrbahn; geradeaus; weiß; weiss; schwarz; tunnel; naß; regen; rutschgefahr; glätte; beton; reflektion; spiegelung; schrägansicht; detail; verkehrszeichen; wegweiser; zeichen; tag; fahren; halten; blinken; blinker; lenken; gelb; umleitung; stop

 中国处在改革的十字路口

 

不少观察人士认为,如果不进行真正的政治体制改革,中国的经济改革是走不远的。您认同这一观点吗?

       我同意这个看法。但这并非意味着,立刻实行德国或者美国式的多党制就是解决中国所有问题的灵丹妙药。中国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对国家的权力或者说党的权力进行监督。党或者国家凌驾于法律之上,这在很多方面已经造成了非常严重的问题。人们常常感到,作为单个的企业或者个人,或者作为社会上的弱势群体,想要通过法律来伸张正义,保护自己的权益是非常困难的。问题在于,在中国现有的一党专制基础上,是否能够构建出一个保护个人权益的法治国家。我想直觉的回答应该是不行。但一夜之间打破现有政治体制也不是理性的选择,它需要一个渐进的过程。对于西方国家来说,中国在这方面走的太慢;但对于中国的保守势力来说,任何的政治改革都是操之过急。长期来看,也许中国的确应该朝着多党民主制的方向走,建立法治国家,否则中国在国际上总是会面临很多问题,其他国家对其体制的不信任感是难以打消的。

(来源:德国之声中文网 采访记者:雨涵    采访对象简介:费多丽(Prof. Dr. Doris Fischer),经济学家和汉学家,主要研究领域为中国经济。从2012年起在德国维尔茨堡大学担任教授)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